产品类别

抗日战场上交通运输斗争的启示

抗日战场上交通运输斗争的启示

抗日战争中,围绕交通运输线的斗争贯穿了战争的全过程,并影响和制约着战争的进程与结局。回顾历史,对于我们今天加强军事交通运输建设,做好军事斗争准备,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作用。

  交通运输具有生命线作用,必须建立完备的战场,才能保障作战力量的有效运用。抗日战争中,日本侵略军十分重视对我交通线的占领与控制,而中国军队的抵抗与反击,也主要依托交通线展开。1938年3月的台儿庄战役,便是一场争夺交通门户的重大战役。台儿庄是通往徐州的门户,而徐州是津浦铁路和陇海铁路的枢纽,战略位置十分重要。日军为实现南北兵力在徐州会合、沿陇海线西进攻占武汉的企图,发动了台儿庄战役。中国军队围绕交通门户台儿庄的争夺,奋勇抗击日军近一个月时间,歼敌万余人,取得了抗战以来军事上的重大胜利。同时国民政府也十分重视战略后方重要交通线建设,在战前修建粤汉、浙赣、沪杭、陇海和同蒲铁路的基础上,根据战争的需要开始兴建黔桂、湘黔、川滇、滇缅铁路,为保障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未来信息化条件下的战争,交通运输对部队机动、力量聚合的影响更大。因此,必须在平时加快战场交通设施建设,大力构建完备、通达、立体、高效的交通运输网络体系,战时才能发挥生命线的作用。要结合国家经济发展建设规划,建成国防铁路和国防公路战略干线网,形成纵贯南北、横跨东西的国防交通战略战役通道,不断提高战场交通运输能力。

  战略通道对赢得战争至关重要,必须发展战略投送能力,才能适应作战空间拓展的需要。抗日战争时期,中国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农业国,战争急需的物资,尤其是飞机、舰艇、坦克以及各种重武器均需要进口。正是看到中国的致命弱点,日军把切断中国的国际通道当作战略重点之一,妄图通过经济封锁迫使中国政府屈服。太平洋(601099,股吧)战争爆发初期,从仰光到昆明的滇缅公路被称为“中国最后一条陆路输血线”,一度成了中国获取外援的惟一通道。日军多次出动飞机反复轰炸公路、桥梁等重要设施,但都没能切断中国运输。1942年1月,进攻东南亚的日军由泰国北上进攻缅甸,企图彻底切断滇缅公路。10万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,但最终因作战失利,而失去了滇缅公路通道的控制权。滇缅公路被切断后,中美两国开辟的驼峰运输线成为中国获取国际援助的惟一通道。为切断这条通道,日军专门派遣战斗机进行拦截,使航线被迫北移。尽管如此,“驼峰航线”仍然是二战期间持续时间最长、规模最大、飞行条件最艰险的空中运输通道,在3年零3个月的时间里,向中国运输了80万吨战略物资,对支持中国抗战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,我国与世界各国贸易和经济往来更加频繁,相互之间的依赖程度加大,使得国家利益冲破了传统疆界局限。要有效地应对各种突发情况,就必须具有在短时间内聚合军事力量的投送能力,必须把战略投送力量建设置于优先发展的地位,依靠综合国力,加快构建铁路、公路、水路和航空相互衔接配套的综合投送体系,为保障军队快速机动提供有力支撑。

  交通线的争夺影响战争进程,必须具备有效的战场保通能力,才能掌握作战行动的主动权。在中国抗日战争的敌后战场上,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避敌锋芒,广泛开展破袭战,破坏和阻断敌人的交通运输线,开辟了令日军胆战心惊的敌后交通战场。尤其是“百团大战”以破坏日军交通为重点,对正太铁路及平汉、同蒲铁路发动大规模破袭战。在“不留一根铁轨、不留一根枕木、不留一座桥梁”的号召下,共进行战斗1824次,破坏铁路474公里、公路1500余公里、桥梁和隧道260多处,缴获了一批汽车、火车、飞机、骡马等战利品,从军事上、政治上给日军的“囚笼”政策以沉重打击。

  未来战争中,高强度精确打击已成为重要的作战手段,交通设施将面临极大威胁,围绕交通线的斗争将更加激烈。要掌握战场主动权,就必须提高对交通线的控制和利用能力,确保交通线的畅通。为此,要在增强交通设施防护能力的同时,大力加强交通抢修力量,努力建立起结构合理、专业齐全、精干管用的交通抢修队伍。同时要积极发展高技术抢修保障手段,研制机动性强、拆装方便的交通抢修器材,为保障战时交通线的畅通创造条件。

返回上一页